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人民的名义》:现代的逻辑事实对传统儒学义理的文化诠释

发布者: 质文刚柔 | 发布时间: 2017-11-18 04:57| 查看数: 71|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人类社会有着不可易变而不断深刻化的义理体系。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我更多地看成现代社会的逻辑事实对传统儒学义理的文化诠释。
在陈岩石的追思会上,沙瑞金书记说:“人民就是你我他”。从孔子人际忠恕,家庭伦理扩延的爱人境界的你我他;到仁恕天下的人道理欲观,民所共由理道的你我他,宣昭着传统儒学道德理性的文化传承。
先说忠恕,内蕴孔儒设定的义理逻辑:“君子喻于义”。以大学教授身份从政的高育良,理解的逻辑前提:“为官者得心正,心正则心安,心安则平安”。在浩浩荡荡改革大潮中,“站在潮头之上风光无限,诱惑无限,风险也无限”。难以置信,明理坚执底线,不与法律作对的学究先生,入鬼诈套,经受不了人格美容的诱惑而失陷。弃糟糠纳新娘,掉落受贿,职务犯罪的深渊,官场腐败的环境造人,可悲的学究!
陈岩石与赵立春,同是高干家庭。在官场腐败成流俗质野的大环境下,陈岩石坚执共产党人的信仰与信念为做人理则,退休后,保持与人民血肉相连的党性原则和社会责任感,家庭环境影响的儿女都是忠于职守的一身正气。相反,赵立春则有享天下的利己苗头,在贪腐土壤中漫延成私蔽大患,犯下惊天动地的罪名。有其父必有其子的狼狈犯科,贪婪狂呑国有资产、侵夺民利的鬼诈行为,无法无天!两个不同性质的高干家庭,父子两代的因果路,明晰:家庭伦理及文化传承的理论理性,君子义的党性原则和道德底线。
再说仁恕,君子义理则,官员立心立命的理道定所,为清除私蔽大患而防微杜渐,第一把手与纪委书记的同级监督。为投沙瑞金书记喜好,不到一个星期,原书记喜好的网球场易改为篮球场。趋炎长官意志,附势长官喜好。“楚王好细腰,后宫多饿死”。失真的虚伪,失天下诚信道原则了。易学习与李达康为同级监督的心性碰撞,显然仁恕天下的人道理欲观。李达康说:“京州六百八十万的老百姓,要生存,要发展;要就业,要吃饭,我是第一责任人”。“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易学习说:“从严治党,你也是第一责任人”。带好一班人的同级监督,防微杜渐于私蔽苗头,“不能养痈遗患,放任自流”。治党利器,当建立责任追究制度。净化官场文化环境,建立公平正义的社会心性环境。“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天理人欲的矛盾辩证,仁恕天下的理道定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两个联婚于“权贵”门第的有为青年,入仕后道入心性鬼神两途。侯亮平以其才华学识,反贪历练的情才出众,精义明察入智神,创新出贴切地气的新概念:灵魂清零,人格美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天曰神”的思维创作。反观“人曰鬼”的祈同伟,在校是被尊敬的老学长,职业是如愿光荣的政法行业,曾有缉毒立功的人生荣耀。因官场风气下滑,仕途不顺成心性逆反,为婚缘攀权贵,弃良缘,营私结党的贪腐抱团,穷凶极恶要胜天半子,挡我路死的丧尽天良,人鬼奸诈的无法无天。“天曰神,人曰鬼”,因果报应的“地曰示”。传统儒家心性学的哲理逻辑,清清晰晰在现实社会的逻辑显然。
权贵门第的梁璐,非命婚姻的悔恨嫁错郎,其夫祈同伟的春风得意,官运亨通成强势,法学老师的梁璐已无法抑阻其丧尽天良的恶贯满盈,爱面子苟且自流的可悲人生;高知教授的梁惠芬,面对其夫经不起人格美容诱惑而发生家变,从明史借鉴到撼官势难的现实观照,出于爱面子爱女儿的心性需要,由开初的心性挣扎到心性麻木,离婚不离家,“相安无事”的两相需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没有如果,只有结果”,与梁璐同病相怜的可悲人生。
平民阶层的小人利,恪守个人道德底线的郑西坡,有游走法律底线的儿子郑乾;创业的蔡成功,自知之明不如贪腐权门有特殊权益,在不公平的大环境下,“求爷爷告奶奶”,图企业生存与自身发展。冲破法律底线而采取欺骗和欺诈手段,伤企业害员工,伤人害己入囹圄。国家干部赵德汉处长,素质小人利,人事错位为君子义阶层。官场的贪腐土壤培植,种瓜得瓜的原形毕露,受贿巨贪,成惊天动地的罪孽深重。
高家姐妹,一条藤上两苦瓜,失陷为“公关”。姐为妹净身,挺身护持,屡受奸污。红颜命苦挺而走险于生死间,坏人坏事做尽的悲苦人生。姐妹同遇良缘,一个缘傍公安厅长,结贪腐团伙,侵吞国有资产夺民利;一个经人格美容遇良缘,净体秉矩人生路。姐妹的良缘婚姻同陷不归路,环境造人的可悲可叹!
一场官场贪腐流俗质野的环境造人,接着是深化改革的反贪腐,治党治国治民心。形形色色的家庭及成员,在浩浩荡荡的大潮中接受因果洗礼和善恶报应。重温传统儒学人文文化,孔子言习以性成,船山言气以理生化乎质的理在气中,共同接触到心性内外的环境造人。船山言:“于其定位行其定性”,易简理得尊卑定位的性命通贯天道,民可使由之的生民立命;“于其定所见其定位”,“先立一道以便性而不迁也”,心性理则的乾刚健与坤柔顺,不是民不可使知之的生民立心?义理显然:理道定所的定位定性,文化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文化理论。张载四言句的神理精义,“为往圣继绝学”的哲理精要是什么?“为万世开太平”的人文核心是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不是明晰着文化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文化义理?!明清之际实学思潮揭露两大专制弊政:贪腐天下与势尊必蔽因果相接的恶性循环,如同《人民的名义》揭露的第一把手问题,与官场的贪腐逞恶。船山说:“治道之裂,坏于无法;文章之敝,坏于有法。无法者惟其私也,有法者惟其伪也。私与伪横行,而乱恶于讫”。人治衰落有法,形同无法的私欲横行;文章之敝,因有法乱真成伪,失去文以理益质礼载道的人文化天下。私与伪横行的文化环境,损伤生民立心立命的“乱恶于讫”!为往圣继绝学的哲理精要,为天地立心,心统性情的理气一也;为生民立命,性命通贯天道的性命一也。造就实践理性的心性健康大环境,形上明诚導的明明德,首要是治党治吏净化官场,同级监督与责任追究制度设立,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非诚之离明,明以离诚”,彰显文以理益质礼载道,明诚導的真科学。文政圣神,理道定所于天人诚信道与天人诚道。“理有屈伸以顺乎天,势有轻重以应乎人”。法治社会的势(道)成精微,为生民立命;礼治天下的理通广大,为天地立心。致广大而尽精微的为天地立心,人际忠恕的你我他;天下仁恕成就人道理欲观的你我他,“人民就是你我他”。
文学即人学。《人民的名义》揭示着文化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文化事实,会通古今义理,值得赞誉!

最新评论

质文刚柔 发表于 2017-11-18 05:00:34
文化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文化事实,存在文化因果路的正向与负向,现实心性人感觉良深。儒学道德理论的理道定所,同样存在正向与负向的因果路:生民立心立命实践理性的理道定所;定理内修为道德实践的理道定所。两种性质殊异成因果殊异的理道定所,都应用同一个却是意涵殊异的概念范畴:性即理。
生民立心立命的理道定所,在命的客观条件下,穷理事物的客观规律,尽性于健顺五常主体的主观能动,社会实践的理性范畴,一物两体成天地人参,诚道与诚信道文明同步,天人继善成性的文化范畴。孔子言习以性成,民可使的天命由之,不可使的气质知之;孟子言尽心尽性知天事天,恒心恒产(命)的安居乐业;荀子言精于物者而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的物物道;《易传》言“穷理尽性以至于命”的人生哲理,言天地人参的三道三才。易简立本,仁义人道融入天道阴阳的“易简而天下之理得”,贤能结构的人事尊卑定位,生民立命;仁义人道融入地道刚柔的“易简之善配至德”,心性理则的乾刚健与坤柔顺,生民立心。“通于人而未合于天,成于事而亏于道”,孔儒胚胎期的人际忠恕,生民立心立命的理道定所。
张载四言句,“为往圣继绝学”的哲理精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理在气中的实践理性范畴。船山言“命日降,性日受”的天命之性,“气以理生化乎质”的气质之性,“蓋性即理也,即此气质之理”。以气质之理解读性即理,理在气中成“性命一也,理气一也”的实践理性,张扬《易传》三道三才的地道刚柔,“主持此气,以有其健顺;分剂此气,以品节斯而利其流行;主持此质,以有其魂魄;分剂此质以疏濬斯而发其光辉;即此为用,即此为体”。气以健顺利其流行成用,质以魂魄发其光辉为体;利其流行,天人诚道元亨利贞;发其光辉,天人诚信道仁义礼智。体用中庸的健顺五常主体,仁恕天下的理道定所。
定理内修为道德实践的理道定所,“合乎天而不因乎物,则执其常而不达于变”,出于“事事物物皆有定理”的执其常;“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朱熹解读忠恕,“忠者天道(浑然天理),恕者人道(人事当然);忠者无妄,恕者所以行乎忠也;忠者体(心为体),恕者用(庸定常为用),大本达道也”。“不以一毫私意自蔽,不以一毫私欲自累”的道体论,无个性失自我的道德内修。千百年不变的心即理,接三道三才的仁义人道成偏蔽;尊卑定理成性即理的天命之谓理,接三道三才的阴阳天道成偏蔽。心学与理学都是“蔽于一曲而闇于大理”,缺失三道三才中介地位的刚柔地道地曰示,缺失健顺五常主体实践理性的主观能动。以天命之性解读性即理,定理内修为道德实践的理道定所负走向。
阳明心即理,健顺五常主体的“心即理”?非也,没有心性外的穷理,知天的哲理认知。存在音容天一物两体的对立统一矛盾形态,神理为两体理一,对立统一规律的矛盾辩证,哲学认知;事天的理论实践,一分为三的天地神参为事天吧!缺失知天事天的穷理功夫,有心性内尽心尽性的心即理?!穷理尽性以至于命,命有现实条件,性命分殊有知能结构成尊卑定位的人事定命;天道通贯性命,人事往来的“命日降,性日受”,生民立命而立心的性命客观。缺失探究,有心即理的致良知?仁心主持,克己复礼为仁,见证礼义规范。仁义之宜为知之因,礼义规范接行之果。仁心有虚伪的假仁假义,所以荀子反本成末,以礼义的言行规范去质正仁心,质实仁义。知非行之果,行的结果验证知的是非理蔽。不是还有一个理在气中成驳杂不一的环境造人?魏晋南北朝时代心性困惑的道德定律:治世通行乱世遗落;宋后成然的治世道德通行,乱世道佛通行的儒道佛互补,证实:不同的文化环境造就不同文化心性的文化事实。能忽视理道定所的文化事实,去张扬阳明的知行合一?在流俗质野的心性环境,有多少官员能保持君子义原则立场?有多少庶民能保持做人的道德底线?言流俗质野,“不言小人而言庶民”。“小人之为禽兽,人得以诛之”;若庶民阶层成流俗禽兽,质野心性的世道人心,严峻的文化事实。《人民的名义》所揭示官商勾结,侵占大风厂职工股份,引起社会激烈动荡,不是世道人心的严峻事实,能以阳明知行合一的道德内修去化解?民生利益有精微之几,“士庶之穷通生死,治乱循环之数亦大”;鬼神心性有危微之几,质实鬼神必要顺应民情,“明有礼乐,幽有鬼神”。道德实践连接着人道理欲观,“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以气质、理气的心统性情,以性正情,性为情节的性情相需,去解读性即理,非以天命之性解读性即理和心即理,非阳明的致良知与知行合一,非议定理内修为负向的理道定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