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人禽之辨·夷夏之辨·君子小人之辨

发布者: 质文刚柔 | 发布时间: 2017-12-2 04:53| 查看数: 6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王船山人性史哲学之研究》林安梧著,读出是作者倾注心血之专著。终然,我的见解与林先生不尽相同,还是为作者专注的研究精神折服,翻阅不己。文中提及三辨:人禽之辨·夷夏之辨·君子小人之辨,学思不息,新故相资,终身受教。
一、人禽之辨,辨析人性与禽性,常新话题。民本人性,何以类同禽性?从历史渊源分析,三代后进入论理学时代,人性自然,“天道远,人道迩”,完善人道弥补天道災祸,物质经济落后与寡欲的可欲之谓善同步,有老子质朴心性人的道法自然,有儒学性命通贯天道,精于物者与精于道者的物物道。诸子争鸣,显学非孔老,是杨朱私己,墨学兼爱交相利,后世沦陷利益抱团。杨墨理论,乃心性质野的文化理论,杨墨理论湮没,隐潜成精微之几和危微之几的心性文化事实,适逢战乱成人心乱的礼崩乐坏,人欲横流成两个质野心性的文化事实:私己与利益抱团。孟子为什么提出性善论,较正人禽之辨,“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仁义行,非行仁义也”,明晰尽心尽性知天事天。荀子正视性恶质野心性的因果所以,“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争则乱,乱则穷”。礼义调理,养人之欲,给人以求的物欲观,“使欲必不穷于物,物必不屈于欲”,以礼义调理成物欲观的文化环境,人能弘道矫正性恶于伪善的物物道。礼法合治,治理质野心性。孔儒的理论提升,船山仁恕天下的人道理欲观,“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于天理达人欲,须有安排”。“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理道定所。
人禽之辨,始于人性,终究心性,深刻在质文心性中。违反中庸理则两极向的质文形态,质胜文则野,靠接禽性。抗御禽性的另一极端,切割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的文明同步,人性及伦理异化的文胜质则史。定理内修的宋明理学,空境人生和浮沉自然的佛道善性,都是文史心性的理论文化。质正人禽之辨,心性基础是中庸质文,避离心性的质野与文史两极向。心性中庸,文质彬彬的君子斯文,礼法合治,达成礼义调理的物欲观。必要研究人际忠恕的物欲观,研究仁恕天下的人道理欲观,重视形上文政導质量,天地神参的须有安排,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理道定所,探究文化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文化理论。
二、夷夏之辨。华文夷野的族群性,文明形态与未开化成野性形态的夷夏之辨。盛唐辉煌,四方朝贡,向往经济成就及文化辉煌。先进文化类族及其形上導引领潮流,人文化成天下的文明盛事。若倒置过来,宋后衰落走势之实证:汉夷王朝的两度陵替,落后文化类族执政的形上導,文化文明,还是文明倒退?满清的文化逆转,逆变了独尊儒术的祖宗法,致秦暴的法家独裁专制回潮,君师一体,治学一统。尊卑定理加上民族分等,先进文化的汉族沦为三等贱民,士人止步政坛,名符其实的夷野形上導。靠接法家化的宋明理学,极端化推至其极,成以理杀人、礼教食人的专制御用工具。践踏民众生存权,强迫男性疏辫子的心性奴化。文化专制大环境,造就奴化顺民的心性形态。阳明后百姓日用皆道的负面走向,谁当皇帝都要穿衣吃饭的自扫门前雪,心性下滑到满清,滋生顺民奴化的民族劣根性,为满清统治者“创造”了至今仍在称誉,积患着民族危机和心性痛楚的“康乾盛世”。推翻秦王暴政的时代,弘扬孔孟的仁道正义感,不可能出现耻辱的“盛世”;有道伐无道的汉唐时代,也不可能出现灾难的“盛世”。恰恰在宋明衰落,汉夷王朝再度陵替的满清时代,致使中华民族蒙受欺凌耻辱,吞噬着民族历史空前灾难的“盛世”恶果。
以华文的盛唐辉煌与夷野的满清耻辱灾难作比对,深思夷夏之辨所蕴涵的文化义理。再续思考唐宋变革论的理势天下。物则天与物性人的天人合一,社会生产力只能停滞不会倒退,文明向前的心物走势。屈伸物欲的顺天应人,理势自然而必然,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心性唯物。成然物则的天下之变,天人诚信与天人诚道的文明同道,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的心性辩证。天地神参的唯物辩证,顺应唐宋变革的人文理论。然而,宋后文理是,靠接法家的专制儒学。定理的心即理与性即理,止步于屈伸物欲顺乎物则的文明同步,“浑然与天地万物同体”的“浑然天理”;内修不以一毫私意自蔽,私欲自累,止步于天人诚信与诚道文明同道的人事当然。合于天而不因乎物,定理成教条,内修入唯心,逆向唐宋变革的儒学异化。
从唐宋变革论发生正向和负向的两种理论文化,再以华文的盛唐辉煌与夷野的满清耻辱灾难作族群性比对。对夷夏之辨所蕴涵的义理有个明晰的理知!
三、君子小人之辨,孔儒是通贯整体性和发展性的理论系统,透彻论理着君子小人类阶性的层次理论。
1)孔子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礼义规范的义利层次,“克己复礼为仁”,与道德性质的义利之辨,逻辑相连,分界截然。“立人之道曰义,生人之用曰利。出义入利,人道不立;出利入害,人用不生。义利之分,其为别亦大;利害之际,其相因也微”,道德意涵的义利矛盾体。理究于“其相因也微”,质正君子小人的义利之辨。“君子由义而得利,小人则必须循利而合义”,类阶性的层次义理。“使得人在社会结构中各安其位,各行其事”。天下规范指向是:正义利物利民生,君子小人义利规范的各安天命。义利类阶层次的人本体,不管是心性中庸还是体用中庸,蕴育人的道德素质与知能素质;有明事穷理的知性,更有辨析择人于德才,通达事理的智性。德才定君子小人位,荀子的礼义与庶民两阶层,连接《易传》的乾易知坤简能的类阶性,易简立本成仁义人道融入阴阳天道的人事理则:易简而天下之理得。易知定乾坤,乾道存刚柔杂居有险阻,地示因果见吉凶。“人事尊卑,义奠于位;立纲陈常,义辨于事”。坤道效法乾道,非纯粹被动。《易传》《大有·彖传》:“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柔得尊位,非乱尊卑位,回应乾道“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的乾精神,方有柔得尊位的主观能动,坤道柔顺效法乾道的坤精神。仁义人道融入刚柔地道地曰示,易简之善配至德,心性理则的乾刚健与坤柔顺。“大中而上下应之”,“是以‘元、亨’”。
2)《易传》心性理则的乾刚健与坤柔顺,逻辑承前是孟子恒心与恒产层次的心性理则。没有百姓安居乐业的文化环境,便没有恒心恒产的心性形态。没有恒心者阶层尽心尽性的知天事天,焉有恒产者阶层的安居乐业?逻辑启后有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船山清晰其逻辑。船山言:“于其定位行其定性”,性命通贯诚者天道的生民立命,君子小人类阶规范层次的尊卑定位易简理得;“于其定所见其定位”,“先立一道以便性而不迁也”,心统性情的理在气中,生民立心成就实践理性的天人诚信道。文化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质文心性理则:类阶性层次的乾刚健与坤柔顺。
3)类阶性的人事规范层次与心性理则层次,存功能效应的价值指向,同属类阶性层次的物物道:精于物者而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即小人利与君子义的类阶性。因恒心恒产的类阶性有乾刚健与坤柔顺成心性理则的类阶性。《易传》理论更进一层,言道器的形上導与形下器道的类阶性。形上導与天地准所弥纶的天地道,乃三道三才的器道层次,天地人参的仁礼本体。《易传》的逻辑提升,船山言文政導的存在理势天:天地神参的唯物辩证;成然器道的存在音容天:天地人参的一物两体。道器层次的类阶性。
4)君子小人的类阶性,按照历史逻辑演变循序,逐渐深化为天地神参成道器层次的类阶性。形上導层次引领社会潮流。君子心性的文质彬彬,引领社会心性的文化潮流;君子义的言行规范,正义利物利民生的文化大环境,其身正,引领小人利阶层的“循利而合义”;从忠恕人际的物欲观,到仁恕天下的人道理欲,分别以礼义调理物欲观,人道理欲观的理道定所,文化理论造就文化心性的文化理论,引领社会潮流,天地神参的理在神中。形下器道的社会层次,是时代潮流的体证。孔子说:“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野人”礼乐生活是社会本源,正向的礼乐文明和负向的礼崩乐坏,都是社会存在的客观事实。音容天的人物之元,鬼神之绍,理在气中的习以性成,文化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客观事实。君主专制的治乱循环,有治世道德通行,乱世道佛通行的心性事实。明晰其所以然之理,有神理益质礼载道,引领理气的明明德明诚道。究“非诚之离明,明之离诚”所以然的明诚道,明诚于明明德,引领明德诚信与实德诚道文明同道的道器贯通。明诚明明德的理论,从先进于礼乐而来;后进于礼乐,吾从先进的文以载道,引领潮流的天下礼乐!诚信明德与诚道实德,先进于礼乐,时代性质的社会潮流,后进于礼乐引领的益质和证验,顺天应人的理势自然与必然。道器层次的类阶性。
四、以民本共由理道质正人性与心性,是人禽之辨的义理逻辑;以心性的文化文明势态辨析于夷夏之辨的族群性,是证论社会进化还是退化的文明标志;以引领潮流和时代潮流的截然分界辨析君子小人之辨的类阶性。三辨同归传统心性学的文化核心:天人继善,成之者性的心性文化文明。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