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传统儒家自然时代经济学走向商品时代经济学的文化接轨。

发布者: 质文刚柔 | 发布时间: 2017-12-3 09:30| 查看数: 6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在《儒学网·当代大陆新儒学“思想平台”·独家专访》《专访盛洪:儒家真精神是遵从天道而非皇帝》依愚见,传统儒家的文化史与经济史同辙同道。儒家经济学,非纯粹的经济学,一是天地神参的政治经济学;二是理气、性命两体理一,实践理性成天地人参的文化经济学。
一、人类文化史,务实于民生利益成共同生存和富裕的理道基础就是经济学史。即使洪荒的原始人群,没有权力和权威,人群无领头人,乌合之众。群体经济活动如何组织?卜筮问天意代人事,有古三易的演变循序。随着王制度的权力与权威出现,代人事的卜筮形式,转向占卦算命方向走。卜筮初始代人事,合群组织的经济活动有实体或本体,接上经济学是体用中庸。群体的经济活动,物质所得有限,免不了挨饿,合理分配共渡艰难,共同生存的共由理道。民本民生的文化萌芽,天视民视,天听民听。合群经济活动,混沌自然,接上老子的道法自然观;明分的共同生存,人文的道德文化,接上孔子的忠恕仁礼观。仁统同,合群的经济活动,性命通贯天道,穷物理究事则的天人诚道,精于物者而物物;礼明分,合理公平正义,仁义礼智的信者人道推合元亨利贞的诚者天道,诚意正心的天人诚信道,精于道者物物道的天道酬勤。儒学经济学包括物物的诚者天道,与诚信人道的文明同道,显然民本实学的通经正经接着说。传统儒家自然时代经济学走向现代儒学商品时代经济学的文化接轨,有着古今经济学转换的中介原点和文化基础。
二、文化学与经济学,同有阶段性。言孔儒经济学有某些商品经济时代的经济自由主义,SHZY经济性质,言过其实,天方夜谭。“天道远、人道迩”,生产力极端落后,人类在自然界的主体位置名实难副,只能完善人道去弥补天道祸害。丰年终身饱,凶岁免于饿死。孟子舍身取义的意蕴清晰:为了民生免于死亡。共同应对人类生存命运的人能弘道,逻辑接续有荀子顺天而制天的物物道,养人之欲,给人以求,礼义调理的物欲观,“使欲必不穷于物,物必不屈于欲”。物欲观能接上商品时代经济学?盛唐过后,顺乎物则的心性唯物,物质经济发展与物欲需求增长的文明同步。顺天应人,物欲屈伸合宜与否,决定顺乎物则走势之顺与逆,疑乎人心的心性辩证。经济学唯物辩证的心物定律。接荀子物欲观的历史逻辑循序,“乘乎气而不逐万物之变”,“使欲必不穷于物”的逻辑复印;“生乎自然而不袭古今擬议之名”,“始奏以人,中奏以天,终奏以物,均一之化备矣”,“物必不屈于欲”的逻辑明晰,进而有逻辑提升的船山仁恕天下人道理欲观,“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接壤商品时代的遵循经济规律和剩余价值规律,更无转折地推动物物生产力向前发展。“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接壤商品时代国家二次分配的须有安排。从自然时代经济学,接壤商品时代经济学,非荀子物欲观,而是船山的人道理欲观。《易传》道器理论的易与天地准,天地人参仁礼本体的三道三才,仁义人道融入的阴阳天道,易简理得的天人诚道;仁义人道融入的刚柔地道,健顺五常主体的天人诚信道。经济学内涵不可易变深化不断,天人的诚道与诚信的文明同道。道器论理,天地人参成富有盛德为价值观的经济学。盛唐过后的道器理论,显然是明诚明明德圣神導的天地神参,引领天人诚道与诚信文明同道的天地人参。商品经济时代务实于政府干预经济的顶层设计,智库谋略,包括财政金融,税务投资等经济政策和手段善用的须有安排,天地神参!从自然时代经济学,接壤商品时代经济学,非天地人参的经济学。以哲理透视研究天地人参,心性内外的一物两体,对立统一的矛盾基本理论。以哲理的唯物辩证透视探究天地神参,化一物两体为两体理一,精准对立统一规律的矛盾辩证。神理導引理气的实践理性,一分为三的天地神参。顶层设计的政治运筹正确性,学术文化探究经济规律的文以理益质礼载道,天地神参!
三、盛洪先生谈到传统儒家的“礼”,“它实际上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产生的行为规范,或者说是一种社会规则”,准确!孔子克己复礼为仁,倡导仁心主持的礼规范;荀子反本成末,以礼义的行为规范质正仁心辨虚假,质实仁义的实践验证。仁心主持与礼义质正仁心。仁内礼外的心性对流,相互引证,在商品经济时代并行不悖。礼的行为规范,首先应用在民俗方面,小人喻于利,谋利正当是正义利物的诚信道,孟子的民本实学:“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小人利的诚信道,正义利物的礼规范。如船山所说:“立人之道曰义,生人之用曰利。出义入利,人道不立;出利入害,人用不生”。义利观与财富观同辙,“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言财富,必言大业富有,“广大不禦之盛世”(张载)!共同富裕之广大,不可抗禦的经济繁荣,日新盛德的文化盛世,人民对美好生活日益需求的理势必然。义利矛盾客观存在的一物两体,转化为两体理一的矛盾辩证,“义利之分,其为别亦大;利害之际,其相因也微”。应用到民生利益整体的唯物辩证,正义利物利民生的富有盛德,“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圣神文政導的礼制度,与刑法制度一体。荀子的礼法合治,礼治应用于至善者理性自觉的规范行为,法治惩处不善至者的不法行为,对违反礼制度规范指向的违法行为,付予强制性的法治惩处。建设井然的经济秩序,发展社会经济。
荀子礼法合治的准则,礼主法辅,中庸心性理则成仁礼质文的健康社会可通行。礼崩乐坏质野心性的非健康社会,礼法合治的轻重准则如何设定?经过汉唐治乱循环走入宋后衰落期,船山言“天治者,神以依”的礼法合治有轻重准则。在心性健康的社会里,礼主法辅通行;当心性质野流行成流俗禽兽,反本成末是法主礼辅。扭转非健康社会的心性质野,回复质文中庸健康社会的礼主法辅。商品经济时代应用的政制理论,非荀子的礼法合治,而是船山有轻重准则神以依的礼法合治,促进商品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四、“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人道理欲观的理道文化大环境,“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文化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文化理论。进入到商品经济时代,遵循商品经济规律和剩余价值规律,成然与人道诚信理一的文化大环境,造就同质的文化心性人。商品经济物物道的天道酬勤,成天人合一的社会大环境。为什么倡行顺乎物则的天人诚道,性命通贯天道的物则天,“命日降,性日受”,有同质的物性人。推动物物经济,生民立命有人事理则的知能结构,易简理得的尊卑在位。“我才自命,不能自逸”;为什么有不可易变而不断深化,天人诚信道的社会天,生民立心的心性结构,有同质天性人。“我性自天,不能自亏”。有理道定所的文化大环境,即道心;理在气中的活力释放,心统性情的性情相需,以性正情的人欲见天理;性为情节的天理达人欲,情气个性人,即人心。“我情自性,不能自薄”。商品经济时代的理道文化大环境,同样要造就不能自亏天性、自逸命才、自薄情性的心性人。发展物物经济,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日益需求的天人继善,促动心性文化文明的成之者性,经济学价值的终极无限,归属于无极而太极的继善成性。“昭明天体也,昭物而物昭之,明物而物明之,天用也。维天之体即以用,凡天之用皆其体。富有而不吝于施,日新而不用其故,容光而不穷于所受,命者命此焉耳,性者性此焉耳”。传统儒学的经济学,蕴涵人(心性)、天(社会)、物(事物)三大要素,显然船山自然之化的道体论,即传统儒家的经济学理论,不可易变的意涵深化,同样可以过渡为商品经济学的道体论。
五、自然经济时代的传统儒家经济学,走向商品经济时代经济学的时空过渡,同样有着古今转换,时空性接轨的中介原点和文化基础。非儒学胚胎期的孔儒经济学,更不是与商品经济格格不入的宋明理学定理内修的经济学,而是“为往圣继绝学”,张载的民胞物与,神化能参的经济学;“希张横渠之正学”,船山天地神参顺天应人的经济学。通经正经接着讲,经世治用,会通古今通义的经济学。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