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584|回复: 3

燕青见李师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21 14: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燕青又见李师师。
李师师道:“久闻的哥哥诸般乐艺。酒边闲听。愿闻也好。”燕青答道:“小人颇学的些本事。怎敢在娘子跟前卖弄过?”
一。颇:
《中华古汉语字典》:1〈形〉偏差。不平正。屈原《离骚》:举贤而授能兮。循绳墨而不颇。2旧读pǒ〈副〉①稍微。略微。《论衡·别通》:涉浅水者见虾。其颇深者察鱼鳖。②很。全。《徐霞客游记》:五老比肩。不甚峭削。颇似笔架。3pǒ〈名〉姓。明代有颇廷相。
《现代汉语规范字典》:1〈形〉偏。不正。2〈副〉表示程度较深。相当于“很”。(加一提示:统读pō。不读pǒ。)
看来没有姓颇(pǒ)的了。
燕青在这里是啥意思?表示自己很会乐艺本事?表示自己不大会乐艺本事?
二。
燕青第一次见李师师。为宋江先容。给“官家来到后面”打断。暂停。
第二次。宋柴戴李燕五人同去。李唱“苏东坡大江东去词(武十回中。玉兰唱的是“东坡学士中秋水调歌”)”。当然是敷衍五人。因前面有“有武艺”。“大丈夫”等语。又给“官家从地道中来至后门”和李逵打断。
第三次。三败高俅后。时隔一年一一“李师师在窗子后听了多时。转将出来”。燕青眼中:“燕青看时。别是一般风韵。但见容貌似海棠滋晓露。腰肢如杨柳袅东风。浑如阆苑琼姬。绝胜桂宫仙姊”。
燕青下拜。李让之幼小不受。搞清“金鸡消息”后。“李师师亲自相待”。叫起了“哥哥”。
第四次。办招安正事之前。李为燕先讨得“诸司不许拿问”的特赦令。
从“闻知哥哥好身纹绣”。知道李是了解梁山人物的。
拜了干亲后。“休教我这里专望”语。知李仍是不能释手。
连戴宗也说“只恐兄弟心猿意马拴缚不定”。
燕青此时。只是为了不坏宋江“大事”。
电视剧说后来李燕在一起。当时第一想法是:金庸《连城诀》结尾一一狄云水笙雪谷相见!
三。
李师师这人。很重要。
前七十一回。梁山人物是绿林盗贼。见李师师开始。渐成王前驱。
第七十二回中。一半以上的篇幅在写(两)见李师师。回目却是柴进与李逵。
后两见。回目是戴宗与燕青。“燕青月夜遇道君”。还是不提李师师。
同样。见李师师用了这回一半以上的篇幅。
四。
有不少人说。水浒贬低轻视女人。
宋江在逃。因杀了阎婆惜。她是卖唱的(却一度“去行院人家串”)。宋江将他当外室养在外面。不曾娶回家。私张文远。
武松吃官司。因杀了潘金莲。她是使女出身。私西门庆。
潘巧云。两年新寡。“晚嫁”杨雄。私斐如海。
刘高老婆。黑白颠倒。恩将仇报。
安道全。“眷顾”着“烟花娼妓”李巧奴。
卢俊义老婆贾氏。私李固。
史进。与娼妓李瑞兰“有交”。
“行院”白秀英。打雷横母亲。害雷横吃官司。

好的不多。也不是没有。如林冲老婆张氏。
李师师。身在青楼。却是个好的。
也不对。
说明了“金鸡消息”后。李的意思是“这话我尽知了。且饮数杯。别作商议”。不置可否。却着意“嘲惹”燕青。吹箫唱曲揎衣裸*体拜为姐姐后。意思是:“今晚教你见天子一面。你却把些本事动达天颜。赦书(燕青一人的赦书)何愁没有”。
如此肯定。缘自了解徽宗:已知燕青有“本事”。而徽宗喜好这个。
五。
燕青对李师师是什么意思?
“燕青是个点头会意的人”。“燕青是个百伶百俐的人”。李师师心意。他“如何不省得”?
李师师叫他给徽宗唱曲。他“对李师师道:音韵差错。望姐姐见教”。唱的是“渔家傲”。女相思。
另。“燕青以目送情与李师师”。联系上下文。知“以目送情”是敦促李代为求赦书。
但。不这么简单:阎婆惜曾这样勾搭张文远(附带说下。“嘲惹”也同时出现在此时。阎张这一段一一“宋江不合带后司贴书张文远来阎婆惜家吃酒”至“成了此事”一一句子有点错简的怀疑)。
六。
燕青叙述两次招安不成原因后。“天子听罢。便叹道:寡人怎知此事”!李师师也曲为推脱。
想到了《天龙八部》中慕容博避扫地僧那一避:避尽天下所有攻击!
花蕊夫人的《口答宋太祖》: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个是男儿。
慕容避的是武术招数上的攻击。徽宗呢?
花蕊夫人“哪得知”。徽宗呢?
七。姐姐。妹妹。小姐。贱人。
燕青对李师师一口一个姐姐。拜干亲前后一样。
姐姐。尊称。不少古典中都有。如红楼梦。甚至天龙八部的神仙姐姐。
据袁珂《中国神话传说辞典》:传说中的刘三姐。本是刘三妹。
大姐儿。大女儿。
小姐。大家的女儿。现在变味了。
贱人。李师师对徽宗自称贱人。现在也变味了。
现在不兴叫姐姐。现在叫妹妹。
附一段无聊的:
崇文书局2006年5月第一版《水浒全传》陈文新先生的前言中提到:“…在《水浒》中。迎儿是武大家里的小婢。《金瓶梅》却让她成了武大的女儿(武大前妻所生)…”
查此书(据出版说明。“本书以袁无涯百二十回刻本为底本。参校了容与堂本及人民文学。岳麓书社等排印本”)。武大家没有迎儿此人。潘巧云有个小婢叫迎儿。
八。
燕青这人。非同小可。
除去出身低贱外。简直就是人中龙凤。梁山第一…
卢员外看了一遭,便道:“怎生不见我那一个人?”说犹未了,阶前走过一人来。但见:
     六尺以上身材,二十四五年纪,三牙掩口细髯,十分腰细膀阔。带一顶木瓜心攒顶头巾,穿一领银丝纱团领白衫,系一条蜘蛛斑红线压腰,着一双土黄皮油膀夹靴。脑后一对挨兽金环,护项一枚香罗手帕,腰间斜插名人扇,鬓畔常簪四季花。
     这人是北京土居人氏,自小父母双亡,卢员外家中养的他大。为见他一身雪练也似白肉,卢俊义叫一个高手匠人,与他刺了这一身遍体花绣,却似玉亭柱上铺着软翠。若赛锦体,由你是谁,都输与他。不则一身好花绣,更兼吹的、弹的、唱的、舞的、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亦是说的诸路乡谈,省的诸行百艺的市语。更且一身本事,无人比的:拿着一张川弩,只用三枝短箭,郊外落生,并不放空,箭到物落,晚间入城,少杀也有百十个虫蚁。若赛锦标社,那里利物,管取都是他的。亦且此人百伶百俐,道头知尾。本身姓燕,排行第一,官名单讳个青字。北京城里人口顺,都叫他做“浪子”燕青。曾有一篇沁园春词单道着燕青的好处,但见:
     唇若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有出人英武,凌云志气,资禀聪明。仪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的夸能。伊州古调,唱出遶梁声,果然是艺苑专精,风月丛中第一名。听鼓板喧云,笙声嘹亮,畅叙幽情。棍棒参差,揎拳飞脚,四百军州到处惊。人都羡英雄领袖,“浪子”燕青。
     原来这燕青是卢俊义家心腹人,也上厅声喏了,做两行立住。李固立在左边,燕青立在右边。
九。
徽宗与李师师有染。貌似是真事。张文英还是周邦彦来。记不清了一一曾躲在床下听到徽宗与李师师相会。并写了阙词。大概是“风入松”还是什么来(查到再说。无关宏旨)。
唐宋间。过从娼妓。不丢人。不避讳。
回水浒:京师观灯。偶至勾栏。“宋江道:`莫不是和今上打得热的?'”。然后附耳燕青。要见李师师。云云。
想到金庸《笑傲江湖》中向问天的见黄钟公四友。
一切看来全是偶然。其实。全在安排之中。
下文。“出得李师师门来。与柴进道:`今上两个表子。一个李师师。一个赵元奴。虽然见了李师师。何不再去赵元奴家走一遭?'”。未得见。
100回本。没有赵元奴这一段。则。见李师师纯属偶遇而起意。

十。
看京师此行。宋江选的人员。除去李逵是硬赖着去的。都是有用的。独当一面的。能事之人。
不赘。

结论:
宋江京师之行。绝对是蓄谋已久的必然举动。志在促成招安大事。
108人凑齐。石碣天文破译。既应天象。又合己意。但。菊花会上反对的声音不容小视。
“天王降诏”。“金鸡消息”。两词一脉相承。其实也是“敢笑黄巢不丈夫”的注脚。
石碣天文。突兀。无稽。“替天行道忠义双全”八字更是宋江的心声。
点去了脸上金印。倒还小可。
明明说是为观灯“入城中去探路一遭”。何以柴进径入禁苑。刻去“山东宋江”四字?
哪里是去观灯?分明是去刻这四个字。
怀疑“天王降诏”与“金鸡消息”两词是早写就的。前者鼓舞众兄弟。后者祈求宋徽宗。所以。后者写给李师师这行首。她这个翘翘板就看不懂:“巨富客商”。风流浪子。写点诗词调笑。李师师不会不懂。
甚至怀疑。挖现石碣。都是预谋。
附一句:
柴进簪花入禁苑回中。“此是正月十一日的话”。这句疑是评语窜入正文。

燕青。懂各地乡谈。言辞便给。
柴进。入禁苑不会迷路。
戴宗。“有些缓急好来飞报”。
李逵?哈哈。只好请他看门。
史进。武松。鲁智深。穆弘。朱仝。刘唐。都是步战高手。以策万全。
“拜住”李师师“一点邪心”后(只怕没真拜住。且自己邪心正旺)。“缘法凑巧”。得见天颜。
通过李师师。求得赦书。
据燕青对徽宗所“奏”:燕青是被梁山“劫掳上山”的。又有何罪可赦?况且。“你是李行首兄弟。谁敢拿你”。
“以目送情”用上了。“李师师撒娇撒痴”。得到赦书。
这里也有个小问题:
徽宗刻四大反王名字。不知梁山有个贼头领叫燕青?李师师真有个“姑舅兄弟”叫燕青?
总之。徽宗此时无心于此。
燕青个人的赦书得到后。将宋江的事办完。回头我们来看看这赦书。
“神霄王府真主宣和羽士虚静道君皇帝:特赦燕青本身一应无罪诸司不许拿问”。御书花字。
燕青当时。亟须这道赦书么?
当然不用!
以后用!

     再说宋江与同诸将离了杭州,望京师进发,只见“浪子”燕青,私自来劝主人卢俊义道:“小乙自幼随侍主人,蒙恩感德,一言难尽。今既大事已毕,欲同主人纳还原受官诰,私去隐迹埋名,寻个僻净去处,以终天年。未知主人意下若何?”卢俊义道:“自从梁山泊归顺宋朝已来,俺弟兄们身经百战,勤劳不易,边塞苦楚,弟兄损折,幸存我一家二人性命。正要衣锦还乡,图个封妻荫子,你如何却寻这等没结果?”燕青笑道:“主人差矣!小乙此去,正有结果,只恐主人此去无结果耳。”若燕青,可谓知进退存亡之机矣!有诗为证:
     略地攻城志已酬,陈辞欲伴赤松游。
     时人苦把功名恋,只怕功名不到头。
     卢俊义道:“燕青,我不曾存半点异心,朝廷如何负我?”燕青道:“主人岂不闻韩信立下十大功劳,只落得未央宫里斩首;彭越醢为肉酱;英布弓弦药酒?主公你可寻思,祸到临头难走!”卢俊义道:“我闻韩信三齐擅自称王,教陈豨造*反;彭越杀身亡家,大梁不朝高祖;英布九江受任,要谋汉帝江山:以此汉高帝诈游云梦,令吕后斩之。我虽不曾受这般重爵,亦不曾有此等罪过。”燕青道:“既然主公不听小乙之言,只怕悔之晚矣!小乙本待去辞宋先锋,他是个义重的人,必不肯放,只此辞别主公。”卢俊义道:“你辞我,待要那里去?”燕青道:“也只在主公前后。”卢俊义笑道:“原来也只恁地。看你到那里?”燕青纳头拜了八拜,当夜收拾了一担金珠宝贝挑着,竟不知投何处去了。次日早晨,军人收拾字纸一张,来报复宋先锋。宋江看那一张字纸时,上面写道是:
     辱弟燕青百拜恳告先锋主将麾下:自蒙收录,多感厚恩。效死干功,补报难尽。今自思命薄身微,不堪国家任用,情愿退居山野;为一闲人。本待拜辞,恐主将义气深重,不肯轻放,连夜潜去。今留口号四句拜辞,望乞主帅恕罪。
     雁序分飞自可惊,纳还宫诰不求荣。
     身边自有君王赦,洒脱风尘过此生。
     宋江看了燕青的书并四句口号,心中郁悒不乐。
燕青。自始至终不信什么封妻荫子好结果。他奉行道家的功成身退乐逍遥。“大事已毕”。“以终天年”。
上得梁山。人人知道为官府不容。既见到当今皇上。怎会不求得赦书。
“一应无罪”!冲州撞府。抗官杀兵。也无罪?
徽宗迷于美色。大笔一挥:一应无罪!
所以。燕青归隐。留书宋江。大言“身边自有君王赦洒脱风尘过此生”。意思是:宋江们。你们办不到。
一番牵强。证明燕李两人是郎有情姐有意。推求燕李会一起远走高飞。
但。书中只说了求赦与招安。
电视剧中。燕青与李师师走到一起。当然是出于大团圆的考虑。
这类现象。最相近的是:范蠡与西施的泛舟五湖。
但。这有乖于史。
刘子斝。朱熹的老师。其组诗《汴京纪事》有一首说:辇毂繁华事可伤。师师垂老过湖湘。缕衣檀板无颜色。一曲当时动帝王。
小说只是小说。而已而已。不能用于考证历史真实。
证明的是:小说中的宋江利用燕青李师师上达天听促成招安。
证明的是:作者参考了很多史料或传闻。写成《水浒》。包括习俗。语言。政制。饮食。服饰…
说到错简的怀疑。还有一处:蔡京举荐水火二将一一“天子驾起。百官退朝。众官暗笑”。
如果说燕青纯粹贪恋美色方去隐退。却也不对。
五台山宋江参禅双林镇燕青遇故一回。是在破辽之后(九天玄女娘娘不再理他了:“天凡有限从此永别”。玄女。貌似不支持他帮朝廷打田虎方腊等人。王庆?不好说。不枝蔓)。
这一回。五台山。大伾山。造字台。博浪城。等等。充满隐退味道。
比如。五台山归来。“且说宋江正在营中闲坐。与军师吴用议论些古今兴亡得失的事”。
     原来这座山叫做大伾山,上古大禹圣人导河,曾到此处。书经上说道:“至于大伾。”这便是个证见。今属大名府浚县地方。话休繁絮。且说许贯忠引了燕青转过几个山嘴,来到一个山凹里,却有三四里方圆平旷的所在。树木丛中,闪着两三处草舍。内中有几间向南傍溪的茅舍。门外竹篱围绕,柴扉半掩,修竹苍松,丹枫翠柏,森密前后。许贯忠指着说道:“这个便是蜗居。”燕青看那竹篱内,一个黄发村童穿一领布衲袄,向地上收拾些晒干的松枝榾柮,堆积于茅檐之下。听得马蹄响,立起身往外看了,叫声奇怪:“这里那得有马经过!”仔细看时,后面马上却是主人。慌忙跑出门外,叉手立着,呆呆地看。原来临行备马时,许贯忠说不用銮铃,以此至近方觉。二人下了马,走进竹篱。军人把马拴了。二人入得草堂,分宾主坐下。茶罢,贯忠教随来的军人卸下鞍辔,把这两匹马牵到后面草房中,唤童子寻些草料喂养,仍教军人前面耳房内歇息。燕青又去拜见了贯忠的老母。贯忠携着燕青,同到靠东向西的草庐内。推开后窗,却临着一溪清水,两人就倚着窗槛坐地。贯忠道:“敝庐窄陋,兄长休要笑话!”燕青答道:“山明水秀,令小弟应接不暇,实在难得。”贯忠又问些征辽的事。多样时,童子点上灯来,闭了窗格,掇张桌子,铺下五六碟菜蔬,又搬出一盘鸡、一盘鱼及家中藏下的两样山果,旋了一壶热酒。贯忠筛了一杯,递与燕青道:“特地邀兄到此,村醪野菜,岂堪待客?”燕青称谢道:“相扰却是不当。”数杯酒后,窗外月光如昼。燕青推窗看时,又是一般清致。云轻风静,月白溪清,水影山光,相映一室。燕青夸奖不已道:“昔日在大名府,与兄长最为莫逆。自从兄长应武举后,便不得相见。却寻这个好去处,何等幽雅!象劣弟恁地东征西逐,怎得一日清闲?”贯忠笑道:“宋公明及各位将军,英雄盖世,上应罡星,今又威服强虏。象许某蜗伏荒山,那里有分毫及得兄等。俺又有几分儿不合时宜处,每每见奸党专权,蒙蔽朝廷,因此无志进取,游荡江河,到几个去处,俺也颇颇留心。”说罢大笑,洗盏更酌。燕青取白金二十两,送与贯忠道:“些须薄礼,少尽鄙忱。”贯忠坚辞不受。燕青又劝贯忠道:“兄长恁般才略,同小弟到京师觑方便,讨个出身。”贯忠叹口气说道:“今奸邪当道,妒贤嫉能,如鬼如蜮的,都是峨冠博带;忠良正直的,尽被牢笼陷害。小弟的念头久灰。兄长到功成名就之日,也宜寻个退步。自古道:‘雕鸟尽,良弓藏。’”燕青点头嗟叹。两个说至半夜,方才歇息。
     次早洗漱罢,又早摆上饭来,请燕青吃了,便邀燕青去山前山后游玩。燕青登高眺望,只见重峦迭障,四面皆山,惟有禽声上下,却无人迹往来。山中居住的人家,颠倒数过,只有二十余家。燕青道:“这里赛过桃源。”燕青贪看山景,当日天晚,又歇了一宵。
     次日,燕青辞别贯忠道:“恐宋先锋悬念,就此拜别。”贯忠相送出门。贯忠道:“兄长少待!”无移时,村童托一轴手卷儿出来,贯忠将来递与燕青道:“这是小弟近来的几笔拙画。兄长到京师,细细的看,日后或者亦有用得着处。”燕青谢了,教军人拴缚在行囊内。两个不忍分手,又同行了一二里。燕青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不必远劳,后图再会。”两人各悒怏分手。
许贯忠(看这名字!)与燕青十数年交契。自己携母隐退泉林。也劝燕青早寻“退步”。“燕青点头嗟叹”。
许贯忠潜迹之处。燕青很是羡慕称赏:“这里赛过桃源”。
许送地图。可联想三国演义中张松献西川地图。诸葛隆中画地图。
潜隐泉下者尽多高人。未必不能纵横驰骋。
到“蜗居”后。但言“贯忠”。绝口不提“许”字。正像只称“琼英”。而不提“仇”字或“邬”字。
这里有好几层深意。只说一层吧:
好多人携艺业隐而不出。只为“今奸邪当道。妒贤嫉能。如鬼如蜮的。都是峨冠博带。忠良正直的。尽被牢笼陷害”。
田虎作乱。与梁山相去不远。既以琼英孝女报仇为线索。当然就划分了界艰。成了有道伐无道。伐无道的尽有人在。不独“琼英”。
燕青如要归隐。许贯忠那里倒是个好去处。来个旧友重逢永相伴。“后图再会”。不是套话。
带上李师师这色艺双绝的美眉。自然更无不可。李师师也只怕是求之不得。

另有一处:
帅府前军士居民,都来看宋军中人物,内中早恼怒了一个真正有男子气的须眉丈夫。那男子姓萧,双名叫嘉穗,寓居帅府南街纸张铺间壁。他高祖萧憺,字僧达,南北朝时人,为荆南刺史。江水败堤,萧憺亲率将吏,冒雨修筑。雨甚水壮,将吏请少避之,萧憺道:“王尊欲以身塞河,我独何心哉?”言毕,而水退堤立。是岁,嘉禾生,一茎六穗,萧嘉穗取名在此。那萧嘉穗偶游荆南,荆南人思慕其上祖仁德,把萧嘉穗十分敬重。那萧嘉穗襟怀豪爽,志气高远,度量宽宏,膂力过人,武艺精熟,乃是十分有胆气的人。凡遇有肝胆者,不论贵贱,都交给他。
夺城之后一一
宋江教置酒款待萧壮士。宋江亲自执杯劝酒,说道:“足下鸿才茂德,宋某回朝,面奏天子,一定优擢。”萧嘉穗道:“这个倒不必,萧某今日之举,非为功名富贵。萧某少负不羁之行,长无乡曲之誉,是孤陋寡闻的一个人。方今谗人高张,贤士无名,虽材怀随和,行若由夷的,终不能达九重。萧某见若干有抱负的英雄,不计生死,越公家之难者,倘举事一有不当,那些全躯保妻子的,随而媒孽其短,身家性命,都在权奸掌握之中。象萧某今日,无官守之责,却似那闲云野鹤,何天之不可飞耶!”这一席话,说得宋江以下,无不嗟叹。座中公孙胜、鲁智深、武松、燕青、李俊、童威、童猛,戴宗、柴进、樊瑞、朱武、蒋敬等这十余个人,把萧壮士这段话,更是点头玩味。当晚酒散,萧嘉穗辞谢出府。次早,宋江差戴宗到陈安抚处报捷。宋江亲自到萧壮士寓所,特地拜望,却是一个空寓。间壁纸铺里说:“萧嘉穗今早天未明时,收拾了琴剑书囊,辞别了小人,不知往那里去了。”后人有诗赞萧憺祖孙之德云:
     冒雨修堤萧僧达,波狂涛怒心不怛。
     恪诚止水堤功成,六穗嘉禾一茎发。
     贤孙豪俊侔厥翁,咄叱民从贼首摋。
     泽及生灵哲保身,闲云野鹤真超脱。
     宋江回到帅府,对众头领说萧嘉穗飘然而去,众将无不叹息。
燕青在“十余个人”数内。“真正有男子气的须眉丈夫”的作为。燕青触动不小。“琴剑书囊”。正是燕青一辈。
扯一笔:
燕青见李师师之前。即108人梁山“大聚会”过程中。连公孙胜这出家人都入世打劫。智真罗真人等高人也纵容鲁智深公孙胜“杀人放火”。对抗官府。燕青见李师师之后。却罗列多处正面的隐居或退身的例子。字里行间。多处不以朝廷为然。
金圣叹会看不出来?
至于所谓金圣叹“腰斩”水浒。貌似有数说:
一。金先生所据。必是原本。至“天下太平”而止。绝非“腰斩”。
二。金先生看不懂120回水浒作者前后贯通之意。
三。金先生“腰斩”去的部分。是罗贯中续笔。
金本尾回:
     「总批:一部书七十回,可谓大铺排,此一回可谓大结束。读之正如千里群龙,一齐入海,更无丝毫未了之憾。笑杀罗贯中横添狗尾,徒见其丑也。
     或问:石碣天文,为是真有是事?为是宋江伪造?此痴人说梦之智也,作者亦只图叙事既毕,重将一百八人姓名一一排列出来,为一部七十回书点睛结穴耳。
     盖始之以石碣,终之以石碣者,是此书大开阖;为事则有七十回,为人则有一百单八者,是此书大眼节。若夫其事其人之为有为无,此固从来著书之家之所不计,而奈之何今之读书者之惟此是求也?
     聚一百八人于水泊,而其书以终,不可以训矣。忽然幻出卢俊义一梦,意盖引张叔夜收讨之一策,以为卒篇也。呜呼!古之君子,未有不小心恭慎而后其书得传者也。吾观《水浒》洋洋数十万言,而必以“天下太平”四字终之,其意可以见矣。后世乃复削去此节,盛夸招安,务令罪归朝廷,而功归强盗,甚且至于裒然以“忠义”二字而冠其端,抑何其好犯上作乱,至于如是之甚也哉!
     天罡、地煞等名,悉与本人不合,岂故为此不甚了了之文耶?吾安得更起耐庵而问之!」
俺也问下金先生:
…宋江听了大喜,连忙捧过石碣,教何道士看了,良久,说道:“此石都是义士大名,镌在上面。侧首一边是‘替天行道’四字,一边是‘忠义双全’四字。顶上皆有星辰南北二斗,下面却是尊号。若不见责,当以从头一一敷宣…
…且不说众道士,回家去了。只说宋江与军师吴学究、朱武等计议:堂上要立一面牌额,大书“忠义堂”三字。断金亭也换过大牌匾…
(两段见于金本。)
108人齐聚梁山。就此结尾。“忠义”在哪里?没有后来的为王前驱辗转厮杀。“忠义”二字岂非落空?宋江岂非壮志未酬?
浑然不解原作者本意者。

金本。以张叔夜收结。明显囿于史实。浑忘了这是小说。虽忠于史实。却乖于说部。一笑可也。
本碣石说是不也。人家水浒。本也不是说石碣:石碣。造*反。
天罡、地煞等名,悉与本人不合,岂故为此不甚了了之文耶?吾安得更起耐庵而问之!
这倒是个问题。暂存。
招安。以徽宗夜访李师师相始终。
唉。始终拿不到桌面上。拿上来也行不通。行得通也没名份。有名份也没做为。有做为也没功劳。有功劳也不给你。给你也不全给你。全给你也行不通。行得通也不痛快…
连老百姓都不如。

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6-19 17:06: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hailang 发表于 2014-3-26 10:07
燕青绝对是宋江大头领的一张王牌。缺了他,黑三“及时雨”岂能打动东京名妓、当今皇上的外宠李师师小姐呢? ...

呵呵。是的。
如此一来。倒让燕青从中得了些好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09: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人家燕青自己通过“色诱”李师师争取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7-12-4 17: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点带面。提起李师师。都知道。但是很多同级的。就未必知道了。
比如梁红玉。也没什么诗词。同样流传挺广。
文人们知道的。那都是才女。才女原来可以这样。
斯文扫地——到了赛金花。也没什么文采。但是救了很多人。
丑。不代表不是才女。才女也未必会诗词。
这里关键词是。才女指的是有文采的。
具体到社会作用。才女未必有作用。甚至根本没用。
赛金花一个人的社会作用强过很多 才女。
蒋星煜研究过中国隐士。另外好像梁漱溟也研究过。发现 辞海的编篡者里有蒋星煜。辞海里也有那些才女。
赛金花这样的。在隐士那个系统里要算(女)隐士了。
隐士。在他们研究的范围里。给出的结论大致上是。基本上不和政治沾边的。但是赛金花这种。恰恰是和政治沾边的。
这也就是他值得一提的原因。
所知不多。好像赛金花不怎么懂得诗词吧。我觉得他算才女——材女。大材。也是大隐士。
隐士。有个特点。用不着他的时候。他就自己玩。用得着的时候他就脱颖而出。尽心尽力。
水浒里的公孙胜樊瑞萧嘉穗等就属于这种。
但是。事情办完了。他就得继续回去自己玩。
(当晚酒散,萧嘉穗辞谢出府。次早,宋江差戴宗到陈安抚处报捷。宋江亲自到萧壮士寓所,特地拜望,却是一个空寓。间壁纸铺里说:“萧嘉穗今早天未明时,收拾了琴剑书囊,辞别了小人,不知往那里去了。”后人有诗赞萧祖孙之德云:
冒雨修阳萧僧达,波狂涛怒心不怛。
恪诚止水堤功成,六穗嘉禾一茎发。
贤孙豪俊侔厥翁,咄叱民从贼首撮。
泽及生灵哲保身,闲云野鹤真超脱。
宋江回到帅府,对众头领说萧嘉穗飘然而去,众将无不叹息。)
一切都为了玩。玩有大有小。
要是玩完了。去领取封功赏赐。那就是出仕。而不是隐士了。
给妓女争脸的。赛金花算一个。
也给隐士争脸了。
估计为了体现这种隐士做派吧。
萧嘉穗帮宋江。其实。宋江手下文武全才。什么能人都有。用不着他萧嘉穗——萧嘉穗的出现体现了另一个问题——功成身退。保身。但是。宋江恰恰是要梁山全体兄弟都封妻荫子。所以。悲剧就发生了。
应验了那句话。可以同患难不能同富贵的。

注意这个八句。押仄声韵的。
并且。前后两半。不一样。
金圣叹那么牛。那么狂。还得说水浒传是才子书。
其实在水浒里。萧嘉穗的最后一个作用就是。引燕青去隐居了。
燕青的隐居。还得感谢李师师。帮他在皇帝面前弄了一个不死金牌。
至于说。李师师跟着燕青去隐居了。这就胡闹了。只能说是美好的愿望。根据(宋元)人的记载。李师师晚景并不好。没有和谁去隐居。他和赛金花一样。重操旧业了。晚景凄凉。

李师师好像也不会诗词?他会唱。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