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52|回复: 2

[西周] 伐楚荆铭文年代小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1 15: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alhyh 于 2017-10-12 15:49 编辑

在西周青铜器铭文中,凡是记载“伐楚、伐荆、伐楚荆”的,现在一般都将其年代归在昭王。这样的做法,实际上是值得商榷的。

我们先来看一下相关的青铜器铭文。

12.jpg 簋: 12.jpg 从王伐,孚,用作饙簋。

过伯簋:过伯从王伐反,孚金,用作宗室宝尊彜。

鸿叔簋:唯九月,鸿叔从王、员征楚荆,在成周,뷿作宝簋。

驭簋: 13.jpg 驭从王南征,伐楚荆,有得,用作父戊宝尊彜。吳。

矢令簋:唯王于伐伯在炎。唯九月既死霸丁丑,作册夨令尊宜于王姜,姜赏令贝十朋、臣十家、鬲百人,公尹伯丁父贶于戍,戍冀司讫,令敢扬皇王늊,丁公文报,用稽后人享,唯丁公报,

令用深扬于皇王,令敢扬皇王늊,用作丁公宝簋,用尊事于皇宗,用乡王逆復,用即寮人,妇子后人永宝。雋册

京师畯尊:王涉汉伐楚,王有 11.jpg 功,京师畯克斤,王釐贝,用作日庚宝尊彝。 14.jpg

史墙盘:宖(宏)鲁卲王。广笞楚荆。隹寏南行。

逑盘:昭王穆王,盗政四方,扑伐楚荆。

在上述铭文中,值得注意的有两点:一、从“孚”、“孚金”和“有得”的记载来看,伐楚荆之战明显是获得了胜利的。二、由逑盘的记载中可知,西周时期伐楚荆的周王,不只是昭王一人。

但是,在有关昭王征伐楚荆的史料中,我们却找不到一点昭王获胜的迹象。

屈原《天问》有:“昭后成游,南土爰底。厥利惟何,逢彼白雉”。王逸注:“南至于楚,楚人沉之,而遂不还也。”

《史记》“周本纪”:“昭王之时,王道微缺。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其卒不赴告,讳之也。”

《吕氏春秋.音初》云:“周昭王亲将征荆,辛余靡长且多力,为王右。还反涉汉,梁败,王及祭公抎(陨)于汉中。辛余靡振王北济,又反振祭公。周公乃侯之于西翟,实为长公。”

正义《帝王世纪》云:“昭王德衰,南征,济于汉,船人恶之,以胶船进王,王御船至中流,胶液船解,王及祭公俱没于水中而崩。其右辛游靡长臂且多力,游振得王,周人讳之。”

《初学记》卷七引《古本竹书纪年》:“周昭王十九年,天大曀,雉兔皆震,丧六师于汉。”

《太平御览》卷874引《古本竹书纪年》:“昭王末年,夜有五色光贯紫微。其年,王征南巡不返。”

今本《竹书纪年》:昭王十九年春,有星孛于紫微,祭公、辛伯从王伐楚。天大曀,雉兔皆震,丧六师于汉。王陟。

《初学记》卷七引《古本竹书纪年》:“昭王十六年,伐楚荆,涉汉,遇大兕。”

今本《竹书纪年》:昭王十六年,伐楚,涉汉遇大兕。

在上述史料中,我们所看到昭王南征的情况是:十六年伐楚荆,遇大兕,既未言斩杀,也没说捕获,很有可能是无功而返:十九年伐楚荆,丧六师于汉,明显是失败了,昭王自己也是死的不明

不白。

对比青铜器铭文中伐楚荆之战获得胜利的记载和史料中昭王南征无功而返以及丧师身死的情形,我们所面对的只有一种选择:即青铜器铭文中获得胜利的伐楚荆之战的年代不是在昭王时期。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07: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从上述看到的统计结论,恰好相反,昭王时期的确是伐楚荆之战的年代,但不是唯一年代。

点评

我们说的是:昭王时期的确是伐楚荆之战的年代,但不是获得胜利的年代。  发表于 2017-10-12 11:33
我们说的是:青铜器铭文中伐楚荆之战的年代不是在昭王时期。  发表于 2017-10-12 11:04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发表于 2017-10-12 13: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殷商伐楚

             《觀   六亖》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

             虞翻曰:坤為國。臨陽至二,天下文明。反上成觀,進顯天位,故‘觀國之光’。王謂五陽。陽尊賓坤。坤為用、為臣,四在王庭,賓事於五。故‘利用賓于王’矣。《詩》曰:‘莫敢不來賓,莫敢不來王’是其義也。

            案:虞氏所引乃《商頌》。“賓”字,現行本《毛詩》作“享”。其恢復的漢熹平石經《魯詩》曰:

撻彼殷武奮伐荊楚罙入其阻裒荊之旅有截其所湯孫之緒其一
惟女荊楚居國南鄉昔有成湯自彼氐羌莫敢不來賓莫敢不來王曰商是常其二
天命多辟設都于禹之績歲事來辟勿予禍適稼嗇匪解其三
天命降監下民有嚴不僭不濫不敢怠遑命于下國封建厥福其四
京師翼翼四方是則赫赫厥聲濯濯厥靈壽考且寧以保我後生其五
陟彼景山松伯丸丸是斷是遷方斲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閑寢成孔安其六殷武六章三章章六句二章章七句一章五句●

       《竹書紀年》言:“湯有七名而九征。十九年,大旱。氐、羌來賓。”又“武丁三十二年,伐鬼方。次于荊。三十四年,王師克鬼方。氐、羌來賓。”《周易•既濟•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

      《漢書·匡衡傳》載衡上疏曰:“臣竊考國風之《詩》,《周南》、《召南》被賢聖之化深,故篤於行而廉於色。鄭伯好勇,而國人暴虎;秦穆貴信,而士多從死;陳夫人好巫,而民淫祀;晉侯好儉,而民畜聚;太王躬仁,邠國貴恕。由此觀之,治天下者審所上而已。今之偽薄忮害,不讓極矣。臣聞教化之流,非家至而人說之也。賢者在位,能者布職,朝廷崇禮,百僚敬讓。道德之行,由內及外,自近者始,然後民知所法,遷善日進而不自知。是以百姓安,隂陽和,神靈應,而嘉祥見。《詩》曰:‘商邑翼翼,四方之極;壽考且寧,以保我後生。’此成湯所以建至治,保子孫,化異俗而懷鬼方也。今長安天子之都,親承聖化,然其習俗無以異於遠方,郡國來者無所法則,或見侈靡而放效之。此教化之原本,風俗之樞機,冝先正者也。”師古曰:“《商頌·殷武》之詩也。商邑,京師也。極,中也。言商邑之禮俗翼翼然可則傚,乃四方之中正也。王則壽考且安,以此全守我子孫也。”龖案:匡衡所言《齊詩》說也。《後漢書·樊准傳》准上疏安帝:『臣聞《傳》曰:“饑而不損茲曰太,厥災水。”《春秋穀梁傳》曰:“五穀不登,謂之大侵。大侵之禮,百官備而不制,羣神禱而不祠。”由是言之,調和隂陽,實在儉節。朝廷雖勞心元元,事從省約,而在職之吏,尚未奉承。夫建化致理,由近及遠,故《詩》曰“京師翼翼,四方是則”。』李賢注:“《韓詩》之文也。翼翼然盛也。”《毛傳》:“商邑,京師也。”《箋》云:“極,中也。商邑之禮俗翼翼然可則效,乃四方之中正也。赫赫乎其出政教也,濯濯乎其見尊敬也,王乃壽考且安,以此全守我子孫。此又用商德重告曉楚之義。”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